恆久之夜
關於部落格
白日將盡、夜幕未及         
我在黃昏流浪……
  • 540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銀幣誓約之二(SD同人)

——武者X船長 BY.久夜 他是孤獨、不受拘束的影武者。 應該獨身一人在這片大海中流浪,但又為何……為何待在這裡? 巨大的海盜船停泊在偏僻的群島中,收起了帆。 夜正深,弦月低垂,這寂靜的夜晚只有海浪輕拍船舷的聲音。在夜色掩護中,一艘小船悄悄地靠近,銀髮的海盜攀著梯繩,爬上這艘船。 正當他慶幸沒有被人察覺時,瞭望台上傳來熟悉的聲音:「親愛的船長大人,歡迎回來啊!」 賽西爾身子一僵,強笑道:「嗨!雷森納,晚安啊!」 「哼!」雷森納輕哼一聲,抓著纜繩一躍落地,他銀白色的長髮在黑夜中帶出一道炫目的光跡。手抵著腰間長刀,雷森納緩緩走向他的船長。 「偉大的船長竟在半夜偷跑出去,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想?」雷森納冷冷的說。 「別這樣,我親愛的大哥,您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吧。」賽西爾陪笑道。 「你還認我這義兄啊。」 「當然,沒有您我可活不下去呢……」 「那你還去找他!」一直冷笑著的雷森納突然發怒,把賽西爾按在甲板上,狠戾的瞪著他。「說!你是去找他的對吧!那個海軍提督。」 「我不否認。」賽西爾咧嘴笑道。 「你!」雷森納跨坐在賽西爾身上,抽刀抵著他的頸子,「我真該殺了你!……我真該離開這裡……」 「怎麼每個人都愛拿刀抵著我。」賽西爾嘟喃。 「因為你該死!」白晃晃的銀刃劃過賽西爾淺麥色的胸膛,勾起他的腰帶,嘶!的一聲割斷。 「哥……」賽西爾軟下聲音哀求,他的義兄有著體型跟武力上的絕對優勢,跟他對著槓絕對討不到好處。 雷森納瞇起亮銀色的眼睛,看了賽西爾好一會,耀眼的銀髮、美麗的身軀以及不羈的神色,他永遠也綁不住這個人。 雷森納突然抖著肩膀笑了,「呵呵呵……好你個賽西爾,漆黑大原海的海盜船長……你以為我是誰!我是雷森納,大原海中最強的影武者!」 賽西爾睜著眼,看著身上冷笑的義兄,灰銀色的美麗眼眸瞬過一絲哀痛。 「我為什麼不走,我渴望流浪,我渴望孤獨……」他俯身,捏住賽西爾的脖子。「賽西爾,偉大的船長,你難道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待在你的船上?廣大的海洋,我為什麼願意把自己困住!」 「我該去流浪,但我卻無法流浪,你知道原因嗎?」 「………」賽西爾沈默。 放開手,雷森納改而輕撫賽西爾右眼的刀疤。「因為,某個笨蛋會再弄瞎他的眼睛……」雷森納的神情溫柔,眼神有些飄忽迷離。 「……我願意成為你的盾、你的劍,只要你一句話,我願意為你闖入漩渦,我願意為你而死!……你知道為什麼嗎?」 賽西爾勾起豔媚的笑容,他回答了雷森納不需要答案的問題,「因為,比起自由、比起冒險的衝動、比起榮耀、比起性命……我親愛的大哥,你更想要我是吧。」 雷森納眼中閃動著危險的光芒。「親愛的弟弟,很高興你有這個覺悟。」拉開賽西爾的夾克外衫,雷森納像飢渴的野獸般舔咬船長胸前光滑的肌膚。 撕扯下對方的長褲,奮力將自己的慾望粗暴的挺入,賽西爾痛苦的低喊,聲線帶著脆弱的泣音,這瞬間,雷森納興奮得顫抖。 如果能殺了那個海軍!他就會屬於自己了。 把他綁起來,綁在自己身邊! 或是,乾脆殺了他! 漫長的夜終於結束,兩人的糾纏從甲板轉戰到床上。 全身虛脫的賽西爾躺在床上闔眼假寐,一旁的雷森納撐著頭,一瞬也不瞬的凝著他。 「……我還是會去找他,你阻止不了我,我一定會去的。」賽西爾虛弱但執拗的說。 沈默,好一會,孤獨的影武者起身。 漆黑大原海的海盜船長伸手抓住了他的武者。「但,我也不希望你離開……沒有你,我會死的。」 影武者嘆氣,「船長大人,您已經將我困住了……我哪裡也去不了。」 提督抓住了船長,船長困住了武者。 然後…… V社的腐設定釣上了我們這些腐媽。 好邪惡…… 後記: 船長好邪惡>口< V社也好邪惡! 真的很邪惡T^T V社你欺騙宅男不夠還要欺騙我們腐女啊啊啊~~~~ 我想要船長跟武者~~~~丌口丌 船長是受!船長是受!船長是受!船長是受!船長是受!船長是受!(轉圈) 那個…… 覺得不錯看的話可以註明轉載 努力宣揚,銀幣大腐啊>口<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